今年以来,我国与阿根廷、尼加拉瓜、叙利亚和马拉维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与摩洛哥、古巴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规划,目前已与149个国家、32个国际组织签署200多份合作文件。


一方面,对外工程承包营收规模、 投资资金规模以及合作深度都在稳步提升:






截至2022年7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7个国家和地区的4316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投资4242.8亿元人民币 ,同比增长4.4%;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5302.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4%。


但另一方面,为海外工程出国工作的人,却越来越少。

据商务部统计,2022年1-7月,我国承包工程项下派出4.6 万人,较上年同期下降了41%。

Image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当今世界大国间博弈升级,地缘政治局势复杂,地区冲突和局部战争此起彼伏,恐怖主义蔓延,全球多地社会治安状况恶化......

社会安全风险,已经成为仅次于家庭因素外最为影响员工海外工作的因素之一。

比起宏观层面的政治与经济风险、微观层面的项目各类风险,社会安全风险与个人的关系更为紧密,因此做好社会安全风险的识别与应对,既是企业风险防控的关键环节,也是责任感的重要体现。


如何识别?


广义的社会安全风险涵盖维度较多,恐怖袭击、治安犯罪、地区武装冲突、医疗卫生、社区关系、文化冲突等等,狭义的社会安全风险主要以前三项为主。

无论广义或狭义,对于社会安全风险的识别,核心都是建立在对所在国的深入研究,以及总结分析中资企业既往风险事件的基础上,甄别每项风险项下的关键指标,通过对指标的定量、定性分析,识别对应风险。

社会安全风险关键指标

序号 风险项 关键指标
01 恐怖袭击 项目所在国的恐怖主义指数、发生恐袭的历史数量、规律或趋势、袭击手段、主要目标及恐怖组织
02 治安犯罪 基尼系数、失业率、绑架犯罪率、抢劫犯罪率、警察可靠性、政府贪腐程度等。
03 地区冲突 历史冲突数量、武装组织、种族关系、宗教冲突等。
04 医疗卫生 公共医疗条件:人均床位数、普遍寿命;
卫生安全:所在国常见传染病、救治率、疫苗接种率等。
05 文化冲突 劳工冲突、教育程度、社会信用等。



如何应对?


1. 风险评估从静态走向动态,从依赖走向自主
目前多数出海企业对海外风险的评估以项目开发阶段的静态评估为主,项目一旦进入建设或运营阶段,风险防范意识明显降低。社会安全风险,相较其他风险因素更具有波动性、突发性、高发性,因此建立动态化海外安全风险监控机制对于企业及驻外员工都十分有必要。
同时,多数企业对于境外风险信息监测手段有限,信息获取高度依赖使领馆,自主风险防范能力不强。建议企业强化与相关研究机构、风险管理咨询公司合作,对项目所在地的社会安全风险进行动态监控,对政治风险、政策风险、经济风险等中长期风险趋势进行深入研究,增强风险预警能力。
2. 风险防范区域化、协同化
对于在社会安全风险较高区域工作的中资企业,建议增加区域内与其他中资企业或本地合作伙伴的连接与协作,对标风险应对最佳实践的组织单元,共享风险预警信息,交流风险应对经验,开展联合应急演练等。
此外,无论是借助当地军警力量作为安保团队,还是聘请本地或海外专业安保团队,均应加强对安保团队自身的审查与监管,并在合同中明确终止条款。
3. 从划拨预算开始,落实内部风险防范机制
整体而言,出海企业对社会安全风险的防范与管理仍存在较大提升空间,其中较为突出的问题为国别市场或项目的安全预算普遍不足,甚至没有。
从成本经验来看,项目的安全预算一般应占合同额的1%~3%,部分高危地区甚至达到8%~10%,其中包括安保团队费用、安全防护费用、应急物资费用、出国前安全与反恐培训费用等。若不在项目开发或投资决策阶段充分考虑此项预算,后续将难以列支费用,风险防范机制也难以真正落到实处。